2016年3月18日 星期五

換個環境,換不到的是用心?

對不起,很久沒發文了。但是不寫對不起自己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一日為師,終身為父的概念。

離開我的大學專題指導教授超過半年,我懷念那段時間的快樂。純粹做實驗的快樂,(現在是大四下,但我當初選擇在大四上提早進入我的碩班實驗室。因為我的老師說:你該往下個地方走。)

對,我該往下個地方走。







他提過:有中研院大老說,現在博後很差!
但是→他是博班,有被用心帶過嗎?他是碩班、大學生、高中生,有被用心帶過嗎?

我發現.....
我有障礙我不太會去問我現在的學長姊跟老師。而是回過頭去有事沒事找我的專題指導教授。聊個兩句我都能安心一星期,然後繼續做我想做的、被要求要做的。
(我感受到他們的忙碌,所以我很多時候不敢問。)

當然台大實驗室是另外一個故事了(有空再寫),大學四年總共待過三個實驗室、一間醫院。
(現在待的是第三個實驗室。) 不同的環境有不同的做法。

用心 用寫的很簡單,做起來卻很難。

關於理所當然應該要會

當年我是怎麼被教的,回過頭來看今天......
犯錯,不是愚蠢。更想不起來我有被罵過。

哪個老師配藥能講解半天?等你想好了再做,配藥!!!國中理化就應該理所當然要會算的東西,沒有被罵愚蠢,而是從頭帶領理解過。

對於不熟悉的藥品,都是先查過 Merck Index ,當然,這個也導讀過。甚是親自查給我看。
導讀原文書課本、導讀文獻......對,導讀!! 一個字一個字英翻中的導讀。
我最後離開實驗室前的幾週,導讀期刊、期刊書寫格式。
連海報論文都是老師一字一句的修改給我看。(老師本人親修親改,親自帶實驗,親自講解、討論、修正想法。)

帶專題,不得不說我被放生佔大多數,不管我要做什麼 (雖然我知道老師不會就真的不管我) 甚至要追著老師跑,查完文獻還要追著老師討論。是思考邏輯。
(當然我還不夠資格批評某些事。)

就連現今,我都能收到冷泉港的 protocol ,「留著,妳以後會用到。」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私立學校怎麼了?私立三流大學又怎麼了? 所‧以‧呢?

對於會用心的老師,在何處都無所謂。嗯,我該往下個地方走,是歷練、是過程。所以我接受。
如若有幸遇見,珍惜這一切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